李忠诚:价值性冲突犯罪及其立法策略展开

图说:沪上首个新能源车维修示范站,由高级技师孙华领衔  新民晚报记者 曹刚摄

绿色环保的新能源公交车近些年越来越多。没有发动机和变速箱,电压从24伏变成600多伏,让许多汽修老师傅犯了难:谁会修?巴士一公司本月初成立沪上首个新能源车维修示范站,从平均年龄近50岁的车间里,挑了12名80后90后,由高级技师孙华领衔,专攻新难题。

图说:孙华(左)指导新班组成员周佳明为新能源车测绝缘

孙华是许多技术工人的偶像,4年前就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首席技师工作室。“新能源车的维修保养和柴油车完全不同,老法师也要从头学。”他总结了三个特点。

少油多灰:修电动车不用和柴油打交道,免得一身油腻。“灰尘相对多些,处理不好,比油更麻烦。”孙华解释,积灰会影响散热,遇到黄梅天等潮湿天气,可能引发漏电触电。

安静:与传统柴油车相比,电动车少了发动机的轰鸣声,行驶安静,是一大优势。但在预判故障时,难度加大了。“有些毛病本可以通过听发动机异响来判断,静悄悄反而难预测。”

高压:以前主要修机械故障,电压不高于24伏,无需防范。“现在飙升到600多伏,万一不当心,后果很严重。”所以必须先考《特种作业操作证》,掌握低压(1000伏以下叫“低压”)电工操作。

图说:绝缘测试仪是新能源公交车维修保养的必备“武器”

“柴油车出故障,最坏结果是抛锚;电动车更怕漏电等安全事故,所以增加了关键环节:测绝缘。”孙华每次要戴上又厚又大的手套,拿起测试仪正负两极,对准全车数十个绝缘点,逐一测量,确保万无一失。

带90后“啃硬骨头”

买来新车,前几年由厂家负责售后。“这两年车辆越来越多,有的快过质保了,都指望别人修,来不及,费用也高。”刚过不惑之年的孙华带头啃起“硬骨头”——“缠着”厂方技术人员讨教,研究参考书,参加集团培训,去外地车企和电池企业取经,再回车间反复实践……

“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,希望更多年轻人站出来。”孙华选了12个认真好学的维修工,组成新能源车维修示范站,“平均年龄不到30岁,一半是90后”。

图说:新班组12个成员,90后占了一半

23岁的新班组成员周佳明对上周例会印象深刻。“卫星传感器出了点小问题,厂方售后人员让我更换,我也没细问原因。会上交流了才明白,看似小问题,如果不及时处理,可能导致车辆误报其他故障。”

每周二开例会,孙华鼓励‘三多’:多追问,有任何不明白的,都要盯着厂家专业人员,打破砂锅问到底;多讨论,开会畅所欲言,分享困惑和收获;多整理,每次会后详细记下主要问题,并做成PPT。“新能源车的维修任务会越来越重,班组成员也会越来越多,资料整理得好,方便更多人学习。”